拍賣行面對的環境發生了什么變化?

2019年4月12日,2019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年度峰會在上海召開。今年拍賣行業藝委會成立20周年,作為參與過第一屆藝委會籌備會的上海市政協文史資料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祝君波,從親歷的拍賣史發展過程中發現,現今拍賣行業的收藏環境和觀念都已發生變化:收藏家面向觀眾掀起私立美術館開館熱潮,此外收藏群體結構、鑒定方式和藝術品價值的變化,也反映出未來拍賣市場的奶酪和蛋糕或要重新劃分。 繼續閱讀 “拍賣行面對的環境發生了什么變化?”

佳士得巴黎推出國際球星保羅·博格巴慈善拍賣

本月,佳士得巴黎將會與著名球星保羅·博格巴(Paul Pogba)攜手舉行一場慈善拍賣,收益將會撥捐慈善組織Les ?toiles de la Source,該組織致力透過文化和體育項目,協助法國的弱勢兒童和青年融入社會。為支持這項極具意義的善舉,著名的中場球員博格巴慷慨捐出數件珍貴的6號球衣、一對他于2018年世界杯總決賽穿著的球鞋,以及于歐洲冠軍聯賽使用的簽名比賽足球。 繼續閱讀 “佳士得巴黎推出國際球星保羅·博格巴慈善拍賣”

為什么在紐約能拍賣很多高價藝術品?

談到藝術的二級拍賣市場,不可避免地要提到蘇富比和佳士得的兩個拍賣行,但我們應該注意到這兩個拍賣行在不同城市不斷擴大其全球地圖。建立其拍賣行,即所謂的拍賣中心城市轉移。這也客觀地反映了藝術市場中心的變化。 歐洲是西方藝術的搖籃,也是藝術品拍賣中心的發源地。作為一個行業的拍賣首次出現在1744年3月初在英國倫敦的花園中,并被一家名為Shanmil Baker的書店拍賣。從那時起,世界上最古老的拍賣行——蘇富比誕生了。然后,在1766年,佳士得的創始人詹姆斯克里斯蒂在英國倫敦進行了他的第一次拍賣。倫敦成為第一個重要的藝術拍賣中心。然后,隨著藝術中心轉向美國,美國成為全球大國,美國在經濟和藝術方面都發展迅速。

紐約憑借其良好的金融環境,已成為重要的藝術拍賣中心。 隨著時代的發展,亞洲收藏家在拍賣中變得更加活躍,亞洲收藏品對各國收藏家的吸引力正在增加。拍賣中心逐漸轉向亞洲,香港已成為亞洲拍賣的領導者。 根據該報告,香港蘇富比當代藝術部在2018年上半年的總營業額達到5.658億港元,與前幾個季度相比呈現出顯著的上升趨勢。其中,主要的拍賣行和畫廊參與了香港西方現代和當代藝術的布局,表現強勁,達到2.049億港元,市場份額達52%,在亞洲國際拍賣行中排名第一(佳士得占比)為36%)。這與蘇富比近年來對亞洲西方藝術市場的積極探索并無關系。特別是近年來西方當代藝術一直處于動蕩之中,全球藝術市場的目光正轉向亞洲。

與此同時,在亞洲當代藝術部分,蘇富比特別提到了中國,日本和韓國三國的藝術發展。例如,在2018年上半年,日本和韓國藝術在市場上的曝光率得到了顯著提高。例如,Yayoi Kusama,Shiraichi Kazuo,Park Seok-eup和Kazuo Yukie在蘇富比的晚間拍攝中表現都很好。 在藝術品拍賣方面,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但是將藝術品拍賣中心轉向亞洲并轉向中國并不意味著最高的價格也在亞洲。相反,大多數價格最高的藝術品都出現在紐約,拍賣價格不在蘇富比拍賣行,而是在佳士得拍賣行。為什么在紐約生產這么多高價藝術品?為什么他們在擁有超過兩百年歷史的舊拍賣行? 這與次貸危機后全球范圍內寬松的貨幣政策有關。也就是說,貨幣的流動性非常高。該貨幣一直在追逐高利潤資產。錢都花到哪兒了?它必須是收入高的地方。事實上,過去十年是整個藝術品以高價制作的一年。

為什么在紐約?我們說紐約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地方。同樣,美國的金融體系,這種資金的進入和退出以及金融服務優勢也使紐約成為資金最多,人口最多的地方。 其次,蘇富比和佳士得擁有一支龐大的收藏家團隊,并擁有超過200年的專業服務經驗,交易渠道,客戶資源等。那么為什么它的價格如此之高,而普通的拍賣行卻無法做到。 除了上述特征之外,可以看出藝術中心通常與時尚中心和金融中心高度統一。 為什么?從兩個角度來看藝術市場的現狀,一個是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另一個來自中國市場。藝術市場的集中度很高。首先,該區域的濃度很高。其次,拍賣行的集中度也很明顯。在全球范圍內,紐約,倫敦,北京和香港占全球藝術市場的80%以上,其他地方占不到20%的市場份額。

藝術品拍賣六個騙局

隨著物質生活的改善,藝術收藏人數逐漸增加。收藏品種類也各不相同:珠寶和玉器,書法和繪畫瓷器,錢幣和珍寶,以及文玩雜項。收集藝術品時會關注藏人的收藏,因此很多收藏家都需要自己出售。這種需求只是被不法商人和欺詐團體使用。自2006年以來,各種收藏公司,拍賣公司和文化公司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各種欺詐方法正在出現。今天,我們將揭露國內藝術欺詐的手段和細節,以防止更多的藏人被欺騙。

一,拍賣服務費 許多拍賣行和文化公司將給收藏家一個錯誤的估計,并將收藏品發送到世界各地的展覽。較為常見的有“香港”,“澳門”,“新加坡”“歐洲”等。這種拍賣公司。費用包括前期費用(從1000元到數萬元不等)和延遲交易后的傭金(8%到12%)。所謂的后期支出只是一個盲目的,他們不會考慮交易后的傭金,因為他們足以騙取前期費用,也無法出售。非法公司收取的服務前費用將轉換為不同公司的不同負責人,如通關費,保險費,評估費,運營費和卡費。無論名稱如何變化,以欺詐手段獲取前期成本的性質都不會改變。這家拍賣公司的成功率基本為零,不要用運氣好運。

二是直接收購 許多藝術公司將讓收藏家直接帶來他們的收藏品,他們將支付第一手貨。但是,在收購前要求客戶前往指定的評估機構進行評估之前,評估機構不是公司自己的“有缺陷的公司”,即“三無”欺詐識別機構相互勾結。因此,真實的東西將被鑒定機構識別為假冒,年份不夠,年齡錯誤。由于這些原因,拍賣公司拒絕收購。數以萬計的身份證費已被浪費掉。這些認證機構經常成名,如劍橋,牛津,耶魯和其他著名的學校測試實驗室,但它們都是虛構的。

三,收取“保證金” 藝術公司和收藏家說,有一個“買家”看到了一些收藏,需要在藝術公司與所謂的“買家”見面。 “買方”表示他想購買,但他暫停了交易,理由是資金數額太高了幾天。該藝術公司將允許雙方支付一定數額的“保證金”,從3萬元到數十萬元不等。當收款人支付“保證金”時,“買方”和藝術公司將不會因各種原因繼續交易,并將責任推送到收藏家和收藏品。因此,在貪污之前交付了大量的“保證金”。

四,鑒證備案 “鑒證備案”一詞源于正規機構的備案概念。這本身就是小規模藝術貿易的一個非常合理的保證,但卻被犯罪分子利用。我將打開或勾結一些“李貴”法醫備案機構,并簽發無意義的記錄證明。并告訴收藏家,如果他們沒有去法醫記錄就不能被槍殺。提交備案機構的成本遠遠高于正式備案機構的成本,技術內容遠低于正式備案機構的成本。

五,文化產業包裝 Artisan包裝類型的藝術欺詐更復雜和變化,具有不同的名稱。這種欺詐模式結合了多種模式,如虛假股票市場詐騙+藝術欺詐+非法籌款+竊取概念。以數千萬甚至數億的高價估算收藏家的集合,并將大量的假高價分成股票等股票。據收集者稱,它將收購該系列99%的產品份額,收藏家將自行支付1%的股份。收藏家承諾在他們所謂的藝術市場中找到自己的藝術和文化產業包。當每股價格達到公司將獲得的99%股份的一定比例時,他們將以現金向收款人付款。收藏家花費的金額,即使他們在早期購買自己的收藏品的1%也是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美元。而這種文化產業包詐騙團伙往往不長壽和流氓,在一個城市拍攝一個地方,每個地方等待幾個月滾動的道路。在業務開始時,欺詐公司將以高薪雇用一些知名的社會人士,如著名商人或退休干部的家庭。這些人也是謀殺案的一部分。如果他們不了解真相,他們認為他們正在做一個大項目。事實上,它們已被犯罪分子使用。當犯罪分子逃脫時,當地雇用的工作人員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六,退款合同 這種形式的欺詐類似于第一次拍賣服務費,它還要求收藏家支付各種前期費用。但不同的是,這家藝術公司向收藏家承諾,他們必須出售預期數量。如果指定的金額未在約定的時間內出售,藝術公司將全額退還前期費用,甚至將補償金額翻倍。但這本身就是一種非法集資的龐氏騙局。公司將在一段時間內停業,之前交付的款項將會丟失。